Side Links

  |      |   

 罪恶会熄灭生命中的尊严之火,尊严就像人体内的热能量,它发出的火焰,将会清除人心的恶欲及被谴责的属性,就像熔炉去除铁金银等物的杂质一般,人们中最尊贵的, 有着远大抱负的人,是最具有尊严的人,因此使者(原主福安之)是人类中最具尊严的,而清高的安拉比使者更有尊严,据布哈里圣训记载,使者(原主福安之)说:“你们惊奇赛尔德(因尊严受创)而如此愤慨吗?的确我比他更愤慨,安拉比我还愤慨。”同样布哈里圣训集记载,使者在日食之日演讲说:“穆罕默德的民众啊!对于男女通奸之事,没有任何人(因尊严)比安拉更愤慨。”还有一段记录在布哈里圣训集中的圣训,使者(原主福安之)说:“没有任何人,会比安拉更有尊严,因此安拉禁止了一切丑恶之事,没有任何人,会比安拉更喜欢接纳托辞,因此安拉派遣了报喜和警告的使者,没有任何人,会比安拉更喜欢赞颂,因此安拉赞颂了自己。”

最后这段圣训,综合了因尊严而产生的两种结果,即疾愤一切丑陋之事,和接纳托辞,接纳托辞体现出了完全公正、仁慈和善待,清高伟大的安拉,即使非常愤慨丑陋之事,但还是喜爱自己仆人向他呈上托辞,伟大安拉是接受托辞的,如果一个仆人犯下大罪,在他呈上托辞前,安拉是不会惩罚他的,因此安拉派遣了众使者,启示 了数部经典,用以警告人类,及理所应当的惩罚犯罪之人,这是尊严的最高境界,是最完美的善待,而被造物当愤慨至极时,会迅速惩戒对方,不先警告,也不接受托辞,也许他这样做另有隐情,但是易怒使他不去听取托辞,也有一些人,他们不易恼怒,很容易就接受他人托辞,甚至超越了尊严之底线,以至于有些人以前定为托辞,笼统的说,这两种人都是不值得表扬的。

据艾哈迈德圣训集记载,使者(原主福安之)说:“为安拉而愤慨,其中有安拉喜爱的,也有使安拉恼怒的,使安拉的恼怒的是,无端的愤慨。”值得表扬的愤慨是,基于托辞的愤慨,所以在该愤慨时愤慨,该接受托辞时接受托辞,这才是值得表扬的。

清高伟大的安拉,集一切完美的属性于一身,是最应受到赞颂的,而任何人对安拉的赞颂都达不到安拉应受的高度,因此安拉就如同安拉赞颂自己的那样,为真理而愤慨之人,已与安拉的一项属性相吻合,凡与安拉的某艺术性相吻合者,该属性会指引他,让他更加临近他的养主,使他成为受到安拉喜悦的人,清高的安拉是仁慈的主,因此他喜欢有疼慈心之人,安拉是慷慨的主,因此他喜欢慷慨之人,安拉是全知的主,因此他喜欢学者,安拉是强大的主,因此强大的信士比羸弱的信士更受安拉喜欢,安拉是害羞的主,因此他喜欢害羞之人,安拉是俊美的主,因此他喜欢美丽,安拉是独一的主,因此他喜欢以单数行事的人。然而罪行使犯罪者与这些属性背道而驰,阻止他们具备这些属性,这些罪恶足以惩戒。所以意念会成为教唆,教唆会成为意欲,当意欲增强时,就会成为决定,继而成为了具体的行为,然后它就成为一个人根深蒂固的属性,这时候他是不愿意放弃罪行的,同样罪行也不愿意从他既成的属性中离开。

结果就是:每当罪行严重时,他心中为自己、为家人、为人民大众的正义之愤慨就会被取出,正义的愤慨在他的心里会变得极其羸弱,以至于无论是对自己,还是对他人,丑陋之事在他看来并不丑陋,如果一个人到了这般地步,那么他已经踏入了毁灭之门。

这等人不仅只是不认为丑事,而且还会美化丑行与欺辱他人,对丑行加以装饰,并号召与鼓励自己,努力的去做丑事,因此老鸨是人类中最肮脏的人,天堂对他是来说禁止的,同样认为欺辱他人合法之人亦是如此,看!不为正义而愤慨都会带来什么?

这证明教门之原则就是要为正义而愤慨,不为正义而愤慨者,就没有教门,愤慨会保护心灵,也会保护肢体,它会反抗一切恶行与丑事,不愤慨会是心死去,心死了肢体就死了,那么当恶行来袭时,他没有任何反抗能力。

心中为正义而愤慨之例,就好像与病魔做斗争的力量,当这股力量消失时,一切病症都会乘虚而入,并稳居体内,而换病者无法抵抗,那么他就必死无疑,也像是为维护自己和孩子的水牛之牛角,当牛角被折断时,敌人就会吃掉它。

通讯

© 2015 - 2016 All 保留权利 Islam Message